雕塑艺术家孙霁岷
孙霁岷         孙霁岷,人称“才子”,有中国当代“艺神”、“艺圣”之誉。陕西华阴人,1938年4月生。就读于西安美院、中央美院,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雕塑学会会员。现任中国当代艺术协会副主席。幼时受一行乞艺人及家父的影响,萌生“画娃娃儿”的兴趣。家贫,童年便以“正取”考得了西北军政委员会属下的统一招生委员会,干上了棉检工作。其间在干部业余文化学校接受了不完整的初高中教育。他的作文甚得老师喜欢,在一次为其批写的大段褒奖文字的最后,老师写道:“努力,我以为你在文学上是可以大有作为的”可他觉得自已写文章只是信手写来,并不知道怎样写和怎样才能写好文章,从没做过作家梦,倒是挺想当演员的,后来觉得自己先天条件不足放弃了。不料1960年在一次展览筹备中构思的几个版面,深得美术组负责人、渭南师范的易兴登老师赏识,极力鼓励其报考西安美院,他怕,说自己连素描都没画过,易老师说:“对艺术而言,思想更重要,你一定行!并当下教他,可能遇上易考的年代,得中,生活始变轨。出道之初便以 《粮食·武器·方向盘》 、 《东方欲晓》的大胆构思令人叫绝。 《华夏之碑》 是他在“不惑之年因为为毛主席纪念堂作的一组稿子受到高度赞许而备受鼓舞,进而脱胎而成。此作以宏伟的巨构引起轰动和美誉。斯人性格刚正、傲骨如松、学识高古,在修养和艺术潜心向的。于是 《屈原》 、 《盘古》 、 《杜甫》 、 《诗人》 、 《太极笔》 、 《曹雪芹》 、 《颜真卿与元结》 、 《软禁中的张学良将军》 、 《蔡和森满门忠烈碑》 、 《义勇军歌祭》 等一系列显示强烈个性品质的作品相继问世,今年又有 《昆仑敢当―感念至深的抗美援朝战争》 告竣。 《人民日报》 、 《中国文化报》 、 《文艺报》 、 《人物》 、 《美术》 、 《中国美术》 、 《世界画报 》 、 《欧洲时报》等报刊相继评论和开设专版专题推介, 《义勇军歌祭》 经过全国数十家报刊再三刊、转发评介后,最终被收入 《图文.20 世纪中国历史》 。艺术的价值在于情感的深度。孙雾崛作品情感饱满、意境幽新、构造自然、气度雄浑。无论是巨构还是巧件都给人以强烈的震撼和独特的美感。在钟灵、李松、赵铭珍、陈白一、吉芬、洪炼、蛮黑子等诸多评论家给予充分肯定后,又有东方黑格尔之称的美学家常朴子先生对其作品作了专题的美学研究,称其作品在中国艺术界具有不同凡响的地位,破译了其作品的永恒密码,并将其写入 《艺术的智慧》 一书与西方的米开朗基罗和罗丹相提并论。然而,斯人从不敢恃才居傲,艺术上高度自信,但不曾也不敢小瞧任何人,在艺术上从来都会秉公待人。他从没想过要如何如何,要达到什么、超越什么和什么人。只是总被生活所激励和感染,唯其庆幸和感激的是自已所处的这个伟大变革的时代,见识了由这个时代造就的中华民族的千古伟人及其群体、并受其思想品格影响懂得了如何看待事物的大局,把握事物的本质,明辩事物的发展方向和不畏艰险、敢于攀登、坚定信念不动摇。师长和同道中的贤达之士对其的赏识、鼓励和艺术上的积极影响也对斯人的进步起到了十分积极的作用。陈启南老师条分缕析的创作理论对孙霖崛的艺术道路有着定乾坤的作用,马改户老师作品的示范效应以及对学生的严格甚至严励的要求,还有林士岳老师,他们在那个既要开荒种地弄粮食、又无端地缩短了学制、教学时间被大大挤压了的“三年困难时期”其教学不能不说平实而有效。马老师严厉中透着对学生的爱,他说“孙雾眠有才,脑子里环环多”,湖南美协老主席陈白一也说“孙雾眠有才”,美术界也有人称孙雾崛为“才子” , “举世无双”的。钟灵当年听说湖南有个年轻人在创作 《华夏之碑》 ,为之一震,便叮泞传递信息的人务必介绍孙雾崛给他,一位延安时代的老艺术家,一个刚介“不惑”之年的年轻艺术工作者,很快成了忘年交。钟灵在文章中热情地称赞孙雾崛”是一位才华横溢而又十分严肃的艺术家”。中央美院的老教授和老师们的艺术风范和朴实的人格魅力对其做人从艺的影响都很大。钱绍武先生关于古希腊雕塑的”四个面”和米格朗基罗雕塑的“两个面”以及“麻袋捆土豆”的理论使其茅塞顿开。中央美院雕塑创作室的王克庆教授、广州美院原院长梁明诚教授、工笔画大师潘洁兹先生、吴甲丰先生等等对他的鼓励尤其全国雕塑界领袖刘开渠先生关键时候的支持成了 《华夏之碑》 终于成功面世的积极推动力。有幸与张松鹤先生合作,先生的严谨、认真、顽强的作风使他受益匪浅。多年来学术上的腐败使孙雾崛屡遭“不测”,其在中央美院求学时的班主任刘小岑老师为他鸣不平的诗画每每使其受到鼓舞:“牡丹曾遭洛阳滴,缘违君命花未开,唯与人民情义重,不忘几度共荣衰”。孙雾崛的艺术取向是他针对所处历史时期的诸多矛盾比较选择的结果。他认为运用现实主义对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予以艺术的再现,这是中国艺术家面对正在崛起的中国即将到来的文化复兴必须补上的一课。他认为现实主义是可以喊“万岁”的艺术,尤其对于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的准确表达以及主题的深刻揭示上是其他艺术流派难以比拟的。其实孙雾崛在艺术上也有能“语惊四座”十分前卫的一面,他曾经有过一个构思: 《飞来之吻―空投造像》 ,30年前他给中央美院的易英教授描述过自已的想法,易英高兴而肯定的说:“世界上没有人这样想过,孙老师真聪明!”。孙霖眠的脑子一旦运作起来总是那样海阔天空,这个 《飞来之吻》 有空投造像系列、空袭造像系列、炮击系列、枪击系列等等。他觉得可以联合一帮有兴趣者共同创作,当大伙抱团时,又会产生发酵效应,可能扣动更多人的灵感,开启更多的门户,呈现出万紫千红的局面。它的创作过程还可以和商业结合起来创造出可观的经济效益,可造就一座巨大的艺术城,吸引世界目光。这一构想,说明作为制造杀戮和破坏的兵器,掌握在人民军队手里就会绽放出祥和、明媚的鲜花,创造出许多美好的事物。要真有那么一天,也许会有人这样发问:毕加索乃何方神仙?要想领略现代艺术尖端,还须“西望长安”哦!孙霖眠一生不愿为官,一介布衣而巳,然“位卑未敢忘忧国”,他甘于寂寞,安贫乐道。退休后的创作劲头依然如故,继续不断地推出力作,脑子里还有很多想法排着队呢。近两年他在不断地收获着荣誉,先后两次的金奖,通知发到了湖南,而身在西安的他得知已是年把工夫之后的事了,没有拿到那枚金质勋章和另一尊奖杯,但后者的通知上说“您作为当代优秀的文艺工作者,发挥着标杆作用,肩负着引领民众、启迪心智的神圣使命,是中华国学传承与发展的领军人物。”知足了。接着又有由文化部、中国美协、中国书协、百度、搜狐等十多家单位支持的网络文化协会颁发的“红色丰碑一世界和平艺术家终身成就奖”和中国国学研究会颁发的“中国国学终身荣誉奖艺术成就奖。”习惯、责任、使命、信念会促使孙雾崛奋斗终身的。那座诞生了30余年的 《华夏之碑》 孙雾崛还在为最终将其建造在黄河与华山之间的黄土高坡之上而不懈努力着。多年来的腐败使这一为中华民族修万世功德的事儿变得异常艰难,这究竟是谁的悲哀?他叹道:上帝难道还会再给他三十年?! 雕塑之余,孙霖崛亦喜欢油画,这曾是报考美院的第一志愿。油画 《美髯翁》 参加油画家的展览,不期被一位澳大利亚商人购藏,传为一时美谈。偶有散文和诗作问世, 《废宫遗梦》 在“我心目中的大明宫国家遗公园”全球征文中入选并获“优秀奖”,发表于 《西安晚报》 副刊并收编于“征文集”中。还突发奇想,发明了“悬式家具”获得国家专利,由此布置的居室两度获奖。
姓名: 孙霁岷 市场趋势图:
职称:  
九鼎艺术家: 孙霁岷 作品来源:  
艺术类别: 雕塑 第一经纪人:
国际艺术展厅: http://sjm.sh1122.com 第二经纪人:
国际交易席号: 415207 九鼎荐评: 潜力升值
2019指导价: 未公布 人气指数:  
在 线 询 价 系 统
询价者:
留言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换一个试试
孙霁岷询价者
内容 回帖 提交者 提交日期

| 共0条 | 页次: 1/0 | 20条/页 | 第一页 前一页 后一页 最后页 转到: